关于毕业

“来”与“离”想来无非一念之差,不情愿地来,不知所措地离开……

本想今晚贴上今年生日照片,后来想起老子的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”,索性还是罢了。

近来已懒得动笔,看到小巷有人写的毕业随笔,也就来个“拿来主义”


> ### 标题:总有些人后来真的再也没见过
>
> 毕业——告别
>
> 尽管我们都在彼此的同学录里写着“友谊常在”之类的字眼,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流行着同学录这样的东西,还是现在早已互留人人微博,但还是莫名其妙的失去联系。曾经的人人热闹的景象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默。
>
> 倒不是不想去联系,只是怕联系的时候只剩下一句:“好久不见。”“最近不错。”便无话可说。谁都害怕曾经的友谊变得如此似是而非,所以干脆不联系。也有因为逐渐开始走向各自的生活轨迹,偶然想起的时候,只是害怕打扰。前几天回去的路上,下车时发现一高中同学竟然和我同车,只是直到下车才发现彼此的存在,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激动,有很多想说的话,可是张口却变成了:“咦,你也在这车上啊?你坐哪的,刚怎么没看见”“嗯,我就坐这的。。。。。。”然后微笑着就不知道说什么了,直到车子停下来,我和她说了句,那我先走了,就没有然后了。。。
>
> 早早起床只为了见他一面的那个少年,晚上熬夜在楼下一起去网吧通宵的死党,失恋时陪我很久又突然失去联系的少年,散伙饭上抱着哭的闺蜜们,
>
> 后来就真的再也没见过。
>
> 有段时间,会突然和一些人关系很好,就连认识的方式都突然的莫名其妙。那个时候一起唱歌一起玩,一起聊天一起看帅哥,一起八卦,然后突然间又全部消失,想想无奈却也只是无奈。
>
> 后来我开始想,为什么我记不清初中里坐最后一排的人是谁,却能记住很多只见了几面的人。
>
> 谁知道。
>
> 那些恋人未满的人,总尝试着做些什么却还是无果而终;那些萍水相逢的人们,在一起的感觉是那么的自然,却还是了无联系;那些曾经爱过恨过的人,经历了很多还是分开。离别似乎永远是相遇必须面对的命运。
>
> 然而我谢谢这些,仔细回顾过去遇到的人之后,开始明白:
>
> 每个人的人生是一个过程:你从不会做饭到后来的得心应手;从开始一个人生活的不知所措到现在的井井有条;从根本不能习惯离别后到最后的平静;从曾经爱的过度疯癫到现在的小心翼翼。在这个不可逆的过程里,我们只能沉淀,只能向前,变成另外一个人,这个人也许成熟也许挣扎,只愿你能变成一个你不讨厌的自己。
>
> 而在这其中起到很大作用的,就是你遇到的人。也许他只是在你难过的某个时段恰好在你身旁,也许他在你生病的时候总是在你身旁,也许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>
>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,有些人拼命想进入你的世界而你记得的只是陌生人的一个侧影,有些人爱了你很多年你却偏偏爱上只见了几面的另一个人。它就是这么不公平。而我们只能学会去面对。
>
> 而我们终究要开始习惯明天没有课的生活,学会摸爬滚打。随着毕业,留下的东西会越来越少,但也越来越重要。还好有你,能一起回忆那些年,老朋友。这比什么都重要。
>
> 总之有些人后来真的再也没见过。
>
> 而还能陪伴至此的人,一千个一万个感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