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你需要嘶吼的年纪

有时候你必须承认,唯有在一个人处于时间的边缘,他才能感受到寂静时间的脉络,耳边回响起上课的铃声,心情像打了马赛克。许是到了岁末,人人都要缅怀吧,毕业季,我们总该感慨些什么。

现在越来越多的事开始让我意识到,这世上存在着很多看不见的外力和不可抗的因素。面对他们,作为个体的我们时常无能为力又渺小又孤独,接受这一事实很难,而要消化这个事实,并找到合适的态度和行动去应付,或许更难。然前路漫漫,人总该有所坚守。如果人的一生总该有一段时间高昂而激荡,那算上帕累托最优,就是在我们这个需要嘶吼的年纪了罢。

人啊,总是很奇怪。时而精明,时而糊涂;时而如芦苇般坚韧,时而像秋风少落叶般不堪一击。或许马克思的否定之否定确是真理,生活刀光剑影、纷纷扰扰,无休止的否定以及不可禁锢的成长。只是,在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下,人还有一种特性——“脾气”。

看过《月亮与六便士》的人必定对其中一句话不会陌生,“我们如今认为没有价值的艺术,或许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欣赏它的能力。“大一到大四,每个学期都有一小段留给自己的对白,彼时稚气未脱的懵懂,在今日看来,竟是从未再有的弥足珍贵。

对于大学的总结,我不愿写得像批斗的检讨,自己痛苦,其他人也不会快乐,彼时的选择便是最好的了,我不是唯心主义,但我笃信,必然决定必然。如今再读鲁迅先生的话“希望是本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,这正如地上的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”又是另一种感受。

大学四年,我一直在寻找一种东西,无论“删繁就简三秋树”,亦是“洗尽铅华始见真”,可惜,似乎从未找到,每个学期期末总被不甘压得喘不过气。我告诉自己,要以轻快愉悦的姿态扎进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,正如量子纠缠描述的那样,要相信我们如今做的抉择都会是最好的状态。

大学三年我习惯于跟在别人后面,亦步亦趋,没有大起大落却也毫无生气;到了大四,一些东西改变了我的想法,我开始佩服那些有着自己想法并坚持的人,一个高中同学在沉默了近五年后,拿到了两份国外大学的offer,一个创业的同学依旧我行我素要完成他的事业。

一个同学说得好,我们疲于奔命于学历与工资,换句话说那是没有理想。
理想是什么,好像很多年前被狗吃了?
考名校、拿高薪、住别墅算理想吗——如果你认为那是你追求的东西,那就算吧。只是,拨开金钱奢侈,还有更多的东西值得我们毕生追寻。
中国自古讲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”,《礼记·大学》有云:“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国;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;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;欲修其身者,先正其心;欲正其心者,先诚其意;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,致知在格物。物格而后知至,知至而后意诚,意诚而后心正,心正而后身修,身修而后家齐,家齐而后国治,国治而后天下平。”人,要胸怀大志,也要坚信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”。
我相信做好本分,一切都会开花结果。

好运与噩梦呈正弦函数分布。我们仍可以在一次次的翻山越岭,不停的马失前蹄,又不断的整装重启后,看到山的那边瑰丽的海与天空。
要戒掉肆无忌惮与有恃无恐,谨记知足感恩而非无度索求,习惯应该习惯的,恪守应该恪守的。
像福柯说的那样,真实的生活就是游戏。该圆满地介入,并构筑那些存在。

我们早已死过千万次,我们还将出生千万次。

2015年1月11日于北航


 

声明:1.这篇借用了lofter中某两位大家的不少话语。2.混杂无逻辑,不要在意我瞎扯……哦,还有,今天有人问了我个要命的问题,“你觉得你每天过得开心吗”,你说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