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你一定等等我,不要着急白了头发©绯凉

请你一定等等我,不要着急白了头发

在图书馆刚写完微原作业母上便打来了电话,听到她和老爹的声音时眼泪毫无征兆地一下子全涌了出来。压下情绪虚张声势地跟他们打哈哈,天南海北的一通乱侃以为自己表演的天衣无缝。却在要挂电话的时候,听到她突然顿了顿语气对我说,“宝贝儿回家吧,妈妈给你炖排骨汤。真是个傻丫头。”那一刻我使劲儿咬着牙没吭声,一句再见都没有讲就急匆匆挂断,然后靠在墙角哭成了落水狗一样。

这几个月以来的日子到底有多不好过我谁都没有说。开学一个月内频繁生病输液并不全是天气和环境的差错。睡眠食欲精神力几近临界点,可是心态根本没有同步到几年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昂扬向上。
而我以为,如今的无悲无喜和人前的没心没肺,是因为把坚强修炼到了碳化硅的刚度,无坚不摧没什么大不了。
可她什么都知道。在我同她插科打诨撒娇卖萌的时候,她不动声色的知晓了那些被我窖藏得严严实实的,所有的惶恐迟疑与焦虑茫然。哪怕我以为自己能瞒天过海。

如她一般的,穷尽一生再无第二人。

现今的生活,日夜颠倒开始不受控制,晚上愈发清醒,睡眠愈发不安,软弱和回忆裹着心脏生出一层又一层的茧,疲于表达的状态把人冻得像水泥一样硬邦邦。零时子夜,四周安静无声像一片荒无人烟的莽原,有时候我会想她想到整个心都揪起来,酸涩得发疼。
在无数被落日与朝阳包围着的周而复始的岁月中,她亲手为我织起了一张温柔的网,托住我的年少轻狂和偏执蛮横,以心肺血脉的温热融化着所有横亘在大世界的尖锐和冰冷。然后微笑看我一步一步走远,像一尾倏而消失在人海中的鱼。

对不起,对不起是我的后知后觉。
对不起,对不起是我的浅薄自大。
对不起,对不起是我的挥霍无度。
对不起,对不起是我的有恃无恐。
对不起,对不起我可不可以说谢谢你,我可不可以说我爱你。

我不怕时光脱落在你脸上的痕迹,因为你已给我否定时光的力量。

你让我在这不安的世界中握住了一世长安。而我早已有了无畏前行的全部温暖。

有人说,成长的速度要尽可能地大于父母老去的速度。

请你一定等等我,不要着急白了头发。